7.0

2022-08-30发布:

仙人御女录(原名: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)09

精彩内容:

 九、刺客

  這世上最操蛋的事情是什幺?莫過于你在自己家門口好好的遛著狗唱著歌,
突然從路邊草叢裏跳出一個德瑪西亞,對著自己來上一發正義的背刺。

  李大海聽到身上裝備的警報,猛然轉身,只見一個大波美女,裹著黑衣,帶
著黑色面紗,像一條毒蛇一樣向自己刺來,手裏握著的短劍泛著藍汪汪的光,顯
然淬了劇毒。一旁歡歡剛剛放完尿,一條後腿還擡在半空,完全沒回過神。

  李大海下意識的用手護住頭部,韓菲兒一劍刺到半空卻突然再也無法寸進,
原來李大海身上的單兵護盾被激發,形成一個光膜,將他包裹在內。

  韓菲兒面色驚疑,一擊不中,立刻遠遁,足尖輕點,倒退著向後掠去。李大
海好歹也是在軍事基地幹活二十年的科學家,平時受過專業訓練,當下也反應不
慢,跨前一步把歡歡護到身後,手一翻就從私人空間裏拿出一把 MP7,對著韓菲
兒就「突突突」的開起槍來。

  韓菲兒本想後退隱入林中,誰知對面子彈襲來,立即逼得韓菲兒不得左右騰
挪。李大海一邊開槍一邊移動,把韓菲兒逼向另一邊空地處,又命令守候在附近
的無人機趕來。

  韓菲兒此時真是有苦說不出。本來以爲憑藉自己的武功,即使一擊不中,也
能立即遠遁,確認了對方仙人的身份後,以後再找機會回來解釋清楚便是。但是
現在看著四周子彈紛飛,哪裏有她開口解釋的余地?更別提跑路了。那仙人手中
的法器當真厲害,射出的暗器打在樹上就是一個大洞,打在地上沙石紛飛,若是
被打在身上豈非立即斃命?當下咬牙苦撐,施展生平所學,拚命躲閃。突然腿上
一疼,迸出一縷血花,動作立刻慢了下來,正閉目待死之際,只見一副大網兜頭
罩下,將自己捆得嚴嚴實實。

  透過網眼,只見那男人,不,仙人走過來,離自己遠遠的停下,語氣諷刺的
道:「躲的挺溜啊,這體操耍的,都趕上遠阪邸前的 Assassin了。」

  韓菲兒顧不得問「阿薩辛」是什幺,慌忙張口道:「上仙請聽我解釋,我…
…」卻突然感到渾身一麻,暈了過去。

  李大海看著被電網電暈的大胸刺客,呼出了一口氣。自己穿越以來,順風順
水,不知不覺就膨脹了。之前自己還小心翼翼,聽雨閣內,周老頭那幺厲害的隱
身術都被自己發現了,現如今自己家門口埋伏了一個刺客,自己一直到她動手前,
居然都沒能察覺!真的是太大意了!李大海暗暗決定,今後一定要擺正心態,不
可小觑了異世界的土著們。又打定主意在山谷中好好的布置一番,把自己當年玩
塔防遊戲的本事拿出來,將自己老窩經營成銅牆鐵壁,不能再像這次這樣被人摸
到家門口背刺自己。

  轉身看到已經嚇傻了的歡歡,立刻彎腰摸頭:「沒事啦,人已經抓到了。」
說罷把牽引繩鎖扣從歡歡舌環上摘下來。

  歡歡這才哇的哭出來:「歡歡真沒用,明明母狗應該護衛主人的,卻一直躲
在主人身後……」

  李大海立刻化身寵狗狂魔:「你練那個淫犬經才幾天啊,最大的作用就是用
來叼飛盤了……好了別哭了,今天晚上好好餵飽你……」說著抱起小母狗,輕輕
撸起歡歡的子宮來。

  歡歡最吃這一套,立刻不哭了,腦袋搭在李大海肩膀上,輕輕呻吟起來。

  李大海命令剛剛抛下電網的無人機擡起那刺客,又抱著歡歡回到底下基地,
準備好好審問一番。

  對待俘虜李大海當然不會客氣。回到基地後,餵飽歡歡,轉身來到關著刺客
的牢房裏。劉大海將刺客雙手吊起,故技重施,把刺客衣服扒個精光,果然又在
衣服裏面發現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,李大海撇撇嘴:「這年頭出門走江湖的一
個個都跟哆啦 A夢似的。」看了一眼扔在昏迷的大奶刺客,「這身材,這臉蛋,
真不賴啊。」那刺客雖然閉著雙眼,但眉目之間似有一股春情,一對大奶怕是足
足有 E罩杯,纖腰一絲贅肉也無,屁股翹而不肥,雙腿圓潤而不臃腫,真正一副
魔鬼身材。「簡直就跟傳說中的魅魔似的。」李大海評價道,「等會讓她好好嘗
嘗我的棍刑,嘿嘿嘿嘿。」

  說罷一桶涼水兜頭澆下,那魅魔,哦不刺客悠悠醒來。李大海往椅子上一坐,
翹起二郎腿:「醒啦?你是誰?爲什幺要來刺殺我?」

  韓菲兒睜開雙眼,只覺得身上無一處不疼,想起剛才仙人制服自己的手段,
心中又驚又怕。隨即發現自己身上光溜溜一件衣服也無,雙手被吊在屋頂垂下的
繩子上,也顧不上羞澀,張口就向「仙人」解釋道:「上仙息怒,奴家來此是有
求于上仙,剛才只是試探,絶非惡意……」看這仙人一身打扮頗爲怪異,臉上卻
是一副豬哥相——韓菲兒對這種表情簡直太熟悉了——想起之前看到的母狗,也
許這仙人十分好色?自己對自己的身材容貌頗爲自信,也許能讓仙人手軟,放自
己一馬也說不定。

  李大海雖然好色,但自認絶不是那種色令智昏的蠢貨:「少對我翻媚眼,老
子不吃這一套。」對于對方稱呼自己「上仙」也已經見怪不怪,懶得解釋了,
「你他媽那叫試探?要不是老子謹慎,剛才就已經被你一劍戳個窟窿了!你那把
短劍是帶毒的吧?有你這樣拿一把劇毒短劍試探的嗎?說,你是什幺人,是誰指
示你的,爲什幺要來刺殺我?」

  韓菲兒一陣惶恐,對自己剛才魯莽的行爲後悔不已:「奴家韓菲兒,是合歡
派的聖女。此行並非受人指使,只是我自作主張,臨時起意,驚擾了仙人罪該萬
死,只是實在有要事相求,不敢不慎,所以才出手試探……」

  李大海翻了個白眼:「接著編。」

  韓菲兒來此之前想過無數方案,卻唯獨沒想過「仙人」居然不相信自己,急
切間心裏一橫,咬牙道:「奴家句句屬實!若是仙人願意幫奴家擺脫合歡教,菲
兒願認上仙爲主,做牛做馬!」

  李大海頓時來了興趣:「『做牛做馬』?你知道這是什幺意思嗎?」

  韓菲兒頓時臉色飛紅,但話已出口,只好認命的道:「自然知道。」

  「那好吧,姑且信你。你給我好好講講,你爲什幺要來找我?你是怎幺找到
這裏的?你既然是那個什幺合歡派聖女,又爲什幺想要擺脫合歡派,不惜給我
『做牛做馬』?」

  韓菲兒不敢隱瞞,當下竹筒倒豆子一般,將自己所練「同契功」的秘密,自
己如何在蘇家莊看到一群強盜被滅口,又看到「金甲力士」,如何一路追尋至此,
如何看到李大海遛狗決定出手試探的事情一一道出。

  李大海一邊聽一邊思緒起伏。自己那天果然不應該一時沖動,光顧著玩,大
白天開著高達出去兜風,結果這下被不知道多少人看見,看來自己的「老巢防禦
計劃」要立刻實施;蘇家莊被滅果然與叁皇子有關,居然讓蘇鸾猜對了;韓菲兒
去蘇家莊居然是沖著蘇鸾去的,那丫頭竟然有什幺「千裏馬」的潛質,「千裏馬」
到底是什幺玩意?聽起來不是一般的母畜。那孫廚娘果然是合歡派的線人,但又
爲何捨命救了蘇鸾,又把《相馬經》塞她身上?那個「千裏神行篇」難道是「千
裏馬」的秘籍?一時間只覺得千頭萬緒,問題更多了。
 韓霜月身爲合歡派聖女,聖女即爲教主爐鼎,合歡派豈能沒有控制之法?當
初讓韓霜月嫁給慕容城,也不過是用不到這爐鼎,索性讓她去接近這當世第一英
雄,施加影響罷了。但是韓霜月後來動了真情,自己丈夫武功又是天下第一,于
是動了脫離合歡教,安心相夫教子的心思。但韓霜月不知道,合歡派教主雖然武
功平庸,但參天功自有神妙之處,最擅長的,便是攝魂控心之術。韓霜月早已被
種下「傀儡之種」,只要教主施法,說出暗語,就會變成沒有神志只知聽從命令
的「傀儡」,曆代教主都是靠此法控制聖女,讓她們乖乖與教主雙修,交出功力
的。

  韓霜月在「傀儡之種」的影響下,聽從教主命令,刺殺慕容城。慕容城對愛
妻毫無防備,居然就此斃命。隨後韓霜月又聽從命令,回到合歡派內。此時她已
經懷有身孕,不久後就生下了韓菲兒。

  韓霜月武功既高,又被「傀儡之種」強行操控做了自己絶不願意做的事情,
沖擊之下,竟然掙脫了「傀儡之種」的影響。但大錯已成,韓霜月萬念俱灰,只
想速死,但奈何放不下幼女,只好苦苦咬牙堅持,一面與合歡派虛與委蛇,裝作
依然受控的樣子,一面苦思「傀儡之種」的破解之法,不讓女兒重蹈覆轍。

  十年之後,居然真的讓韓霜月創出一種心法,可以對抗參天功的控心之術,
她將其心法教給女兒,又將自己過往經曆全部說出,囑咐她將來長大後一定要想
辦法脫離合歡教,之後便自殺殉情。